稚夏啊

暂时退网。

好痛………………胸口特别闷…………好难受QAQ最近熬夜熬多了,玩手机…………让你作。

这次考试考的不错!!心情很好嘻嘻嘻。

今天下午两点成绩就会出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当场去世好不好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曲凉凉送给在座各位qwqqqqqqqq
吃枣药丸啊(。

高考结束了,我还要备考……【叹气.jpg】
祝我好运。

最近超级丧der,欸。
那个啥,520快乐。单身狗还在默默赶作业ing~
另外过几天就是我闺蜜的生日了,唔。提前祝她生日快乐吧,一个特别特别可爱的女孩子。

很难过,哭不出来的感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以前产的一些粮,随时可能会删

“参见王爷。”清歌低声道。
迟勉跨进院门,只闻见一股清甜的酒气扑鼻而来,不由得皱了皱眉,冷声问道,“王妃喝酒了?”
“王妃今日不知何故把桂花酿拿了出来,任凭婢子们劝阻也无法。”清歌解释道。
“行了,你下去吧。”
“是。”
另一头,何采田许是有些醉了,连平日里那张清冷淡然的小脸上都染了几朵红晕,倒多了些憨甜之气。
见有人来了,她似是不解地眨了眨眼,带着几分盈盈水汽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他瞧:“谁家的俊俏儿郎?怎的跑王府来了?大胆!”
迟勉被她这番话弄得又好气又好笑,“真是,平素那么一个冷清的人,酒醉了倒是胆儿肥了。”
似乎是觉得这句话说的不够妥当,又添了一句,“不对,明明平日胆子也不小。”
“放肆!你还没回答本王妃话呢!”何采田怒,紧接着又小声嘀咕道,“不过长得倒是蛮好看的。”
迟勉浅浅的勾了勾唇角,颇觉兴味。
他慢慢俯下身,盯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我是谁?”
她带着酒香的呼吸扑到他面上,两人呼吸相互交缠,倒是添了些暧昧的气氛。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何采田认真的看着他,声音清软的对他说道:“夫君。”
不过也许是距离太近引起了她的不适,身子也往后缩了缩。
迟勉笑了,刻意将声线压低,多了些许魅惑,“谁是夫君。”
“你。”
“那你喜欢我吗?”
何采田细细打量了他半晌,扁了扁嘴,似乎不太高兴了,“我已经有心上人了,不能再喜欢别人了。”
迟勉将心中的那一抹不悦压了下去,近乎诱哄的对她道,“你喜欢谁?”
何采田突然笑开了,迟勉只觉得一呆,她平时的笑容都是很矜持的,就如她的人一般,温婉淡然,只是那笑意从未到达眼底过,可今日这一笑,却比以往多了些孩子气,更……让人心动。
只见她神神秘秘的说道,“他是我这一辈子都要守护的人,他是我的夫,我的……爱人。”也许是闹腾得狠了,说完便沉沉睡了。
迟勉狠狠一怔,凭他这般聪慧,又岂会猜不出来她口中所言之人是谁。
“他不值得你喜欢。”迟勉喃喃自语道。

“这画,瞧着倒是有些眼熟,不知从何处见过。”何采田本只是随意瞧了眼那画,不知何故却被吸引了过去。
迟勉笑了笑,“你喜欢?送你如何?”

“顾茗。”初晓突然出声喊了他的名字。
“嗯?”一贯懒散漫不经心的语调,细听之下却是满满的认真,如他的人一般,看着不好接触,实则内心温暖。
初晓咬了下唇,一副犹疑的样子,过了几秒,她终于下定决心,说道:“其实我很奇怪,明明之前我们两人势如水火,可……你为什么要帮我?”
她顿了下,又说,“为什么我总感觉……嗯,你对我……总带着一种愧疚?”
顾茗惊讶于她的敏锐,微微笑了笑,“你说错了,不是愧疚。”
“……啊?”
她睁圆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他。
“我喜欢你。”他唇角的笑意更浓,又重复了一遍。
初晓终于回过神来,从耳根到脖颈,全都变成了淡淡的粉色。她不好意思的撇过头,轻声答:“我也是。”
半夜11点
“啊~”初晓辗转反侧,在床上滚来滚去,捂着脸笑得灿烂,“想想还有些不真实呢……”
想了想她又翻了翻手机,给顾茗发了一条微信,“顾先生,余生请多指教~”
那边过了几秒很快回复:“初小姐,余生一起受教。”
她呆呆的楞在那足足一分钟,暗自嘀咕:“这男人撩妹技能真是max……幸好是我男人~”

一次重病,初晓足足在医院躺了大半个月。
顾茗心急如焚,而初晓仍神志不清,浑浑噩噩的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她并不知道大学时候的那个男生是顾茗,机缘巧合之下喜欢上了许祁,一直痴心不改……
她就像一个局外人,冷眼瞧着那个傻姑娘被许安然耍的团团转,最终自杀。不是没有想过劝阻,可是,没有任何效果。
从噩梦中醒来,一睁眼便是雪白的天花板,她强撑着坐起来,这时顾茗也渐渐醒转。
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初晓长如蝶翼的睫毛微微颤抖了几下,开口时语调冷清:“顾茗,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因为做错了事所以对一个人怀有愧疚,试图弥补她,那个人,是前世的我,对吗?”
虽是疑问句,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
顾茗一双黑如点漆的眸子深处划过一抹悲伤,指甲在掌心不小心一划,隐约可见暗红色的血迹。
“……对不起。”
他无权说些什么,因这本就是他欠她的。
难过吗?当然难过。
“顾茗……”她双手掩面,啜泣声断断续续的传到他的耳边,“你知道吗,我真的很喜欢你……你跟我稍微解释一下好不好,你说什么我都信,就算是谎言我也认了……”
她哽咽着,“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跟个傻子一样被你们玩弄,顾茗,我也不想信的,真的……”
初晓建立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顾茗,你这个混蛋!”
“乖,不哭了……是我不好。”顾茗将她搂入怀中,拍着她颤抖的肩,温声细语的哄。
他一边哄一边细细解释:“对不起,宝宝,上一世的顾茗是个混蛋,但这一世的顾茗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你跑掉了。宝宝你相信我一次?好不好?”
“呜……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嘛?”初晓抽抽噎噎的捶他的腰。
“是是是,我错了,宝宝你要是生气就打我吧,我保证不还手。”怀里有这么个傻姑娘,顾茗的心都快化了,语气柔软得简直可以掐出水来。
初晓细细的眉毛揪成一团,她说道:“我就原谅你这一回,下不为例!”
“好。”他笑了,眉目舒展,满满的都是宠溺。

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恋与新脑洞

之前上课摸鱼时产生了一个不错的古风脑洞2333,其实也不完全算古风,带有一点点江湖风。

李泽言:皇帝或摄政王(其实我个人觉得摄政王更好,really带感!!)
大臣们:来人啊!辣个一言不合就怼人的摄政王来了嘤嘤嘤(。

还有比较纠结的一点就是,如果是摄政王的话肯定有个傀儡小皇帝,那么究竟让怼怼走正直大臣路线还是腹黑奸臣路线呢??嘻嘻嘻,有待商榷。

白起:将军。起子哥当然最适合这种角色啦,历史上也有个很有名的将军叫白起呢。

许墨:国师!!呜呜呜最近狗叠虐我撩撩,气死我了,必须设置一个高大上一点的身份!!【??国师就很高大上了吗→_→】
撩撩一直都走的温柔路线,虽说是白切黑,然而我更期待那种一开始就很黑的233333【我可能是个假的许夫人】
目前初定人设是觊觎皇位野心勃勃国师大人,爱江山不爱美人,看似温和多情实则冷漠无情。感觉这个设定超级带感der嘻嘻嘻~

周棋洛:我一开始觉得洛洛的身份有点儿麻烦,说明星吧,那个时候顶多也只能是戏子【周夫人不要打我】,后来!机智如我怎么可能被难倒~
噔噔噔噔——江湖侠士!!棒不棒棒不棒!洛洛的个性就挺适合的,唔,纯情小侠士,想想就很不错。

最后是我们的女主大人——悠然。一直都很心水魔教妖女这种类型,女主的性格或许会有变更,如果是按原剧情写的话可能会写一个傻白甜【褒义】,但是……偏偏不太想写傻白甜,没意思。不过如果这样写或许反差更大,纠结ing。

其实我又有点想单出一个个人篇,闷骚摄政王vs魔教纯情小妖女or清冷国师vs魔教撩人小妖女,感觉怎么配对都不错ww

然而这个脑洞我也不知道会拖到何年何月才写,最近把恋与卸载了,很疲惫,考试也考砸了。

许墨,我有多喜欢你,你知道么。